免费服务热线

微信二维码

xin1946.com

 

xin1946.com) 南国都市报4月15日讯 (记者 聂元剑 文/图)明明是普通的涵洞,却被“加工”成革命老区的一座“古桥”;明明仅是供采石场运输石头的通道,却被称为“居民生产生活必须之路”。一男子借“革命老区”的名义,要求政府出钱给采石场修路遭拒。

日前,海口市民王某给本报新闻热线打电话称:海口琼山大坡镇东昌居有一座桥部分被压垮,反映给相关部门,却一直不予关注,希望媒体采访报道。

2015年,有人拍到一些男子翻过比哈尔邦某个考场的外墙,向考场内的考生传递小抄。试卷也经常外泄。据印度媒体报道,在一些考试中心,考官竟然向考生口授答案。成绩差的学生甚至可以聘请成绩好的“枪手”替他们考试。

但随着大规模作弊行为越来越多地受到公众关注,当局受到采取行动的压力。一年前接任北方邦首席部长的约吉•阿迪亚纳斯对有组织作弊行为发起打击,此举得到了比哈尔邦的响应。新的防范措施包括在各考点安装监控摄像头,对考生进行彻底搜查,加强大楼周围的安保措施――甚至禁止穿鞋袜,以防止考生在其中夹带小抄。考官每日在各考点轮班,且不会事先得到通知,以打乱事先安排好的作弊计划,此外还关闭了许多考点。

15日,记者赶到大坡镇东昌农场,见到了报料人王某。王某称已将有关情况写了出来,让记者自己看。在一张打印纸上,王某写道:“海口琼山区大坡镇国营东昌居有一条乡村道路,也是(居民)生产生活必须之路,通往‘革命红色村庄塔昌村’……此路有一座桥叫‘上百头’桥,是先辈们用石头垒起来的,晚辈们多次维护使用至今。该桥已使用了近百年,一年前已被重车压垮了部分。为了继承先辈足迹,请求政府各级领导伸出援助之手,拨款修建‘上百头’桥,为子孙后代造福。”

如今,作弊在印度部分地区――特别是在北部贫困的北方邦和比哈尔邦――已经明目张胆、规模惊人。被收买的考官和作弊者串通一气,要么视而不见,要么有时还积极帮助考生作弊。

“教育体制并未传授给学生完成中学学业所需的基本技能,但通过考试的压力很大,”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主席亚米尼•艾亚尔称。“这为作弊提供了完美的组合条件。”

当时的殖民当局声称,监督入学考试的登记员知道签名是伪造的,但还是允许这名学生参加考试。尽管高什被控作弊,但法官判他无罪,指出他的主要目的是参加考试。至于高什最终是否争取到大学入学资格,人们无从而知。

这些控制举措似乎产生了一定影响,但分析人士表示,尽管这些打击措施有助于铲除个人的作弊行为,却无法补救这类大规模作弊所暴露的教育体制的弱点。“这是一种权宜之计,”政策研究中心的艾亚尔说,“但我们并未真正触及问题的核心。”

警方调取现场监控,发现酒醉男子在车祸发生后下车步行,乘坐另一辆出租车离开了现场。据该出租车司机称,在打车软件上接到这名乘客的订单,将乘客送至安顺路附近。民警通过打车软件公司获取了订单相关信息,于案发当日下午将乘客李某抓获。据李某回忆,前一天晚上他陪客户在外滩旁边的一家餐厅吃饭,席间喝了些洋酒和啤酒。与客户告别后,他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回家。车子开到定西路附近时,他与司机下车吵了起来,一气之下就把出租车开走了。直到在路上出车祸受了伤,他才清醒了一些,下车后又用手机软件叫了一辆车回家。

许师傅无奈联系了出租车公司,通过GPS定位得知车子被开到曹杨路顺义路附近。民警带着许师傅赶到时,只见出租车正面撞在电线杆上,车辆前侧大面积损坏,现场留下斑斑血迹,而驾驶员早已逃离现场。幸运的是,凌晨车辆稀少,没有其他车辆和行人被殃及。

作弊的不仅仅是差生。由于好的、学费可承受的大学很难考取――这些大学要求完美或接近完美的考试成绩,拉马斯瓦米称,“优秀及聪明的学生也会效尤。”

王某还称,“上百头”桥是革命老区的一座“古桥”,他认为修复这座“古桥”意义重大。

随后,王某将记者带到位于一公里外的一个采石场。王某指着前面一处路边有毁损的涵洞对记者说:“这就是‘上百头’桥,被压垮近一年了。我多次打报告要求大坡镇政府出钱重新修建这座桥,迟迟没有回音。我为此向海口市政府12345热线投诉,前不久,大坡镇政府一位负责人回复称:由于这座桥是拉石头的货车压垮的,应由采石场出钱修理。我认为这样很不合理。”

经评估,出事车辆的保险杠、发动机、水箱、车门、前挡风玻璃等部位严重损坏,直接物质损失17680元。李某已通过家人赔偿许师傅损失及抚慰金3万余元,取得了许师傅的谅解。

记者随后拨打了大坡镇符副镇长的电话。符副镇长告诉记者,王某向海口市政府12345热线反映该情况后,大坡镇政府于一个月前请专业人员到现场进行调查后确认:所谓的“上百头”桥根本不是桥,更不是革命老区一处纪念物,它是一个普通的涵洞,也并非当地居民生产生活的必须之路。这个涵洞位于一个采石场的门前,运载石头的货车压坏了涵洞的部分路段。王某要求镇政府出钱将此涵洞当做正常的公路桥梁建设修复,遭镇政府拒绝。

报道指出,印度的“作弊黑手党”利用一个巨大鸿沟获利:一面是印度年轻人对中学毕业证书带来的社会地位的渴望,另一面是学校糟糕的教育质量。

为作弊提供便利的考官的动机也不纯粹是受贿。他们自身的业绩评估往往基于其学生们的及格率,这给了他们额外的作弊动机。